您好,今天是:

主办单位: 麻城市融媒体中心

投稿邮箱: mczfw@163.com

麻城文学 > 正文

两位诗人的亲密邂逅

来源:麻城新闻网 | 2020-11-24

 

在古人描述的许多邂逅里,大多与风花雪月、才子佳人有关。正因为如此,邂逅一词常常令人想入非非。然而,下面这场亲密邂逅,却无关风月。

1

2020年农历小雪前一天,凌晨6点多,在京九铁路麻城站前广场,鬓发斑白的鄂东汉子、乡土诗人熊明修,伫立在凛冽的寒风中,翘首等待着一位神交三十载,却未曾谋面的北京贵宾的到来。

望着出站口熙熙攘攘的客流,明修努力拿眼逡巡着每张陌生的面孔,像当年阅读《人民日报》副刊生怕漏掉一行文字那样,仔细辨识着他心目中勾画已久的精神偶像。

“明修!”随着一声亲切的呼唤,一位高大魁梧、精神矍铄的长者身影,闪现在出站口,挥动着大手健步向熊明修走来。“啊,石老师!”熊明修一边兴奋地回应着,一边连走带跑地迎上前去。

于是,以文字结缘,神交了三十年未曾谋面的一对师友,就这样在麻城火车站前紧紧拥抱,有了人生第一次亲密邂逅!

2

明修口中的“石老师”,原人民日报文艺部副主任、著名诗人石英——一位典型的胶东大汉!作为“红小鬼”出身的文坛大咖,在平面媒体时代,不仅被誉为“文学常青树”、“多栖作家”,而且在互联网时代的搜索引擎上,也是炙手可热的文学名片!

乙亥年(1935年)出生的石老,行年八十有六。离休享受相当级别工资待遇的他,13岁投身革命后,最敬重的老首长就是从大别山走出去的许世友司令员!南开大学毕业后,握过“枪杆子”的手,又拿起了“笔杆子”,并且有了洋洋1500多万字的、涉及各种体裁的等身著述,和一大堆与文学、与编辑有关的种种头衔。

在社会主义的文学园地里,石老既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哺育出来的文学常青树,更是社会主义文艺百花园里殷殷耕耘的红色园丁。

熊明修——就是石老在《人民日报·大地副刊》担任主编时发现并精心栽培扶持的大别山中的一株诗坛新苗!

熊明修永远不会忘记:1992年1月27日,人民日报副刊发表了他在“大地”上的处女诗作——《犁耙飘香》。而正是这篇充满泥土芬芳的诗作的破“土”而出,拓开了他的诗歌创作之路,使他从一个普通诗歌作者,迅速成长为中国作协会员,让他的诗歌创作发生“井喷”,并且至今在中华大地持续“飘香”!

世界真奇妙!一个35年出生的和一位53年出生的素昧平生的两个文学汉子,通过文字的邂逅,居然在情感上生发出了如此强烈的“共鸣”!诗歌啊,这是您的另一种魅力吗?!

3

从首登《人民日报·大地副刊》开始,熊明修先后在全国各大报刊发表诗作一千余首,仅人民日报发表诗作就有36首之多。须知,堂堂大中华,有多少人对这里心向神往?这可是人民中国天字第一号的大报刊啊!石老师说,人民日报副刊选稿,既有政治标准,又有艺术准绳,全国许多知名作家诗人的来稿,初审通过,终审却被拿下。而明修的诗稿很“顺”,次次终审通过。

“见信如面”的岁月里,石英老师和他的重点作者熊明修,频繁地通过纸媒进行文学和情感的交流,那热乎程度即便是男女恋人也不过如此。每逢收到人民日报编辑部的来信,明修总是心头撞鹿,那拆信的动作、看信的眼神,充满着急切的期待。而信中的石老师,总是用诗意的文字,给予精神的引领,善意的点拨,谆谆的教诲。所以,那见证岁月真情的每一封信件,都被熊明修珍藏在书箱里,生怕被家人轻易丢弃。

常言道,君子之交淡如水。在长达数十年的文字交往里,石老编审刊发明修诗作如此之多,并且为其诗集欣然作序……所有这些,除了收到明修感激的文字之外,从未收受任何物质性的酬谢。这在物欲横流的年代,是难以想象的。

4

两个纯粹的人,一段连绵几十年的纯洁文学交往,让他们彼此产生了深深的思念。

1998年金秋,石老夫妇南下旅游,列车经过麻城站时,因停车时间较长,石老兴致勃勃地驻足在麻城站站牌前,让老伴给他留影纪念,并喃喃道,这是熊明修的家乡,是许司令员生前念念不忘的故里吶。

石老思念明修,明修也思念石老。那一年,明修出差北京,特意到人民日报社去拜访石老,谁知不凑巧,石老到外地出差了,让这对忘年神交的面唔失之交臂。

2020年初,新冠疫情恣肆湖北武汉,亿万中国人对生命脆弱的理解更加刻骨铭心。亲友之间的问候一时间充斥了整个地理时空,人类的情感仿佛黄河决堤般得到尽情宣泄。

深秋一日,熊明修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喂,请问你是谁?对方传来亲近的声音:你是明修吗?我是石英呀!熊明修喜出望外,连声问,您是石老师,石主任吗?对方马上回答,是啊,你的手机号二十年没变呀!

石老接着说他打了全国几位重点作者的电话,没想到有的是人不在了,有的是手机号易主,想找的人都找不到了。他在电话里说,一直想看看明修,如果见不到,是他一生中最大的遗憾。他还说,他是翻找当年通信封上留下的地址,才找到明修的电话的

正是这次电话联系,才有了本文开头动人的一幕。

5

接站那夜,明修十分激动,彻夜未眠,怕睡着耽了接站时间。他凌晨四点半起床,天不凑巧,小雪时令,低温来袭,明修站在雨中,等了半个多小时,才上一辆出租前往车站接站。

于是,一个高龄86岁和一个67岁的两位“老诗人”,终于圆了石老那个“麻城车站”留念照片的梦了!

石英老师这次来访,曾任麻城市文联主席的熊明修,没有告知麻城市有关方面领导,怕给组织添麻烦,只告知了几位知心知己的朋友,所有费用自己负担。朋友们都十分热情,诸如孝感乡文化园安排景点导游吊桥沟景区观光接待,出车出人作陪,大家都随叫随到石老特别健谈,人文历史,无所不及,朋友李向农郑重建等和石老一见如故,纵横捭阖,交谈甚洽

石老此行携来两份稿需要打印,明修将接待石老的行程安排好后,立马又冒雨去找印店打印文稿。看到明修忙前忙后,石老十分感动他说,以小见大,从这件小事就能看出明修是一个重情义之人。看来我引他为朋友,是没有看错人。

鉴于石老年高,加之寒潮来袭,原本安排去乘马会馆、许世友将军陵园等其他几个地方看看的计划不得已取消以确保老人家的身体安康。

见到石老后,明修拿出最近辑准备出版新诗集——《在鄂东》的稿,请老师当面斧正。石老浏览后说,浓郁的鄂东乡土息再一次感染了他,当年编人民日大地副刊的情景现眼前他欣然允诺,将再次为明修的诗集作序,令熊明修再次为之动容。

 

短短三日,石英老师的麻城之行结束了。憨厚的明修,行前为石老准备了一份特别的礼物:除了那本《在鄂东》的诗稿外,就是麻城福白菊、老林沟野生绿茶这几样大别山特产。石老接过后笑着说,这是真正的“礼轻人意重”啊!

因为一个人,爱上一座城!

石老行前,还特意在熊明修的留言簿上,郑重地题写留记:“亦诗亦友,诗友结缘。”(郑重建)

 

2020年11月24日写于麻城城南“退思斋”

 

作者郑重建系湖北省作协会员、麻城市作协名誉主席

通联地址:麻城市南湖办事处五里墩社区高家畈38号

电话:13636079601

10.jpg

11.jpg


0713-2952794

麻城融媒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

麻城发布微信公众号

云上麻城